口述:女徒弟要和我谈恋爱我没胆接受|
发布时间:2016-06-10 15:44:58
口述:女徒弟要和我谈恋爱我没胆接受   女孩是两年前来单位的,一直跟在我身边,是我名副其实的徒弟。记得她初到单位那阵,我带她在一辆又一辆的公车上跑,做调研。而在公车上遇见形形色色的人,各种各样的事,我总以和善的态度教她如何对待与处理。她说,师傅你真好,发工资我一定请你吃饭。   我们真是一起吃了饭,在一个幽静的馆子里。她明颜畅欢地和我说东道西。她还说,等调研做好,让我一定教她公交站台的录音。她说我的声音很磁性,配上我幽默却稳重的性格,很招人喜欢。她的话让人很爱听,我也觉得自己徒弟很出息,对于工作很认真,什么都肯钻研。我想,我一定要把她带出位,调教好。   自那以后,我竭尽全力把自己的技能全部教授给她。其实也没什么,但有许多值得注意的细节。比如,在给公车停站或出发时的录音,我就告诉她如何调节语气,怎样让听众感到亲切而不媚俗,要怎样把握好语速……她也不负众望,单位年度考核时稳夺第一。领奖时她说,师傅,这都是你的功劳哦!   就这样我们交往了两年,这期间每逢节假,我都带她到我的家里吃饭。她是外乡来这个城市工作,孑然一人,她是我的徒弟,我当她是女儿看。但可悲的是,她不这样看我。我能看出她对我的爱,而这份爱又是超出师徒友谊的。去年我过生日,她就送我一份礼物,是我的一份工作录音,还有她的。对于我的录音,她说喜欢的不得了,晚上睡不着觉就会反复地听,直到安然睡去。她把她的送给我,说让我一定要把她声音记在心里。他让我不要忘记她。她是爱我的。   可是我不能爱她。她小我将近20岁,并且明媚纯真,还是我的徒弟,我不能做这样伤风败俗的事。她说没关系,只要能在一起,什么都无所谓,她喜欢我,要陪在我身边。可是我有家啊,出格的事实在不能做。可是我知道,我是喜欢她的。   从那天起我开始逃避她的眼睛,我怕自己碰上她灼热眼神而不能自己。我也害怕在她的眼睛之外,还有林林总总大大小小的眼睛,跟着我的身影无处不在。我身在公车,这些眼神射在我脊梁,如芒在背。这些眼神背后,站着我的妻子,女儿,还有我的父母……   可是我也真的出格了。在一次酒后,我的思维一塌糊涂,激烈地和她拥抱一起,做出了不该做的事。然后我飞快逃出了雪晴的出租屋。我没回家,我跑到高架桥的下面,那里兜来兜去的风像要吹彻我的骨,凛凛的,我的心抽搐着,思想散了架。   我想过辞去这份工作,作为我出格的代价。可是,这个代价真的未免过大。毕竟,它陪了我20年。还有我的家人,他们都靠我的工作吃饭。最重要的是我热爱这份工作。我只能请求调到另一个部门,尽量不和雪晴接触。我不能再伤害她,虽然我曾在深夜为她流泪。但那是我自我的救赎,我明白在眼前的那片晶莹划过之后,我将告别她的世界。因为深爱,我不想去伤害。只希望她有更好的未来。   文章来源(雅晴妮的博客)  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@新浪女性(微博)也许您也喜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