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大否认借校园樱花敛财 收费为维持校园秩序
发布时间:2015-04-14 16:29:27
武大否认借校园樱花敛财 收费为维持校园秩序
武汉大学樱花
武汉大学樱花

  每年春天的樱花花期,美丽的樱花与百年学府武汉大学交相辉映,赏樱游客纷至沓来,也引来了热议:该不该收门票?收来的门票钱又去哪儿了?如何保证正常的教学秩序不被打扰?

  有没有借樱花敛财?

  收费为维持校园秩序

  今年武汉大学的“樱花观赏券”延续去年价格,为20元一张,游客最多时一天接近20万人。这也引来了网民质疑:每年赏樱人数近百万人次,门票钱得有两千万元了吧,钱去哪里了?甚至有网民笑称,武大的校训应该是“要致富,先种树”。

  对此,武汉大学党政办公室主任钱建国表示,学校只是利用樱花开放期间收的钱,来支付樱花开放前中后期所投入的管理、维护等人工费和基础设施费。

  钱建国说:“多数年份,可以收支平衡,但有些年份还会有亏空。财务部门收支两条线,统一管理,没有部门截留。”钱建国算了一笔账,赏樱的人数很多,但买票的只是一小部分。校友,现役军人,临时上课、考试、培训、开会、招聘等相关人员,都是免票进入的。早上八点前、下午六点后不收门票,随意出入,再加上从家属区等其他途径进来的,真正通过买票进来的游客只占约三分之一。“2009年前每年樱花门票的收入是100多万元,2009年约200万元,2011年,接近250万元,去年门票收入约300万元。”钱建国说。

  门票钱去哪儿了?钱建国解释,支出的大头在维护秩序的人工费上。预防山火,维护旅游秩序,保证校园整洁,都需耗费大量人力。樱花开放期间,周一到周五,每天的学生志愿者和勤工俭学的学生700人左右,周末约800人。还额外增加了约200个清洁工,晚上十点赏樱的人群才慢慢离开,清洁工都要忙到十二点以后,还有安保人员,这些都要产生费用。门票还需按规定交税。

  “此外,还有基础设施方面的花费。”钱建国说,“樱花开放前,要增置垃圾桶、竖围栏、打围挡,甚至包括增设的三个临时卫生间,都是学校花钱租来的。有些不文明的旅游行为,导致学校在维护方面的开销很大。樱花开放期后,学校的操场草皮都要重新铺整。”

  钱建国说,如果不收费用,就只能用国家拨款和学生学费支付,这样更不合理。

  “借樱花敛财更是不可能。”钱建国说,“武大每年的经费数以亿计,不会只为了这些门票钱而人为设置关卡,校方从来没有主动办过樱花节。我们还通过多种方式劝游客去东湖磨山赏樱。”

  门票有没有起到限制游客的作用?钱建国说,“对于千里迢迢赶来的,高铁票的钱都出了,对20元的门票钱当然无所谓,但是对于可来可不来的,尤其是已经来过的本地游客,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。”

  能封校限客吗?

  武大的樱花不只属于武大

  如此多的游人集中涌入,武大是否考虑跟厦门大学等高校一样,控制人流,限时段进入校园?

  钱建国说,武汉大学校园面积大,校门众多,很多家属区就在校园里,甚至还有很多不属于武大管理的部门也在校园内,很难实施封闭。更何况,武汉大学是开放的大学,武大的樱花不只属于武大。尽管游客的到来会给校园带来干扰,但校方仍持欢迎的态度,师生们也表示理解和支持。

  钱建国坦承,虽然学校计划工作日把入校赏樱人数控制在2万人以内,周末控制在4万人以内,但其实很难做到。2011年,樱花盛开期间,武汉大学正门口拥堵了上万等待买票检票的游客,人流与车流交织在一起。为了避免发生公共安全事件,学校不得不敞开大门,让游客免费进入。

  与其他高校相比,武汉大学的“樱花劫”有独特的烦恼。钱建国说,每年集中在一段时期,集中在学校的某个区域来游览的,在全国的高校里,只有武大一家。而且以往游客主要是来自省内周边,高铁开通后,外省游客暴增,所以最近几年学校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。

  被景点化怎么办?

  下“限客令”

  与武大面临同样“被景点化”苦恼的还有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、厦门大学等高校。作为高等学府,其公共设施都是围绕教学设置的,并不具备接待大量游客的条件。“被景点化”给学校师生的教学和生活都带来了烦恼。游人入校有人攀花摘枝,有人踩踏草坪,有人乱丢垃圾,有人闯入教学区域,干扰教学。

  面对大量游客,不堪重负的高校开始下达“限客令”。北大曾公布《团体参观校园预约管理办法》,清华也发布了《校园参观管理公告》,均对入校游客人数和游览时间作出规定。厦门大学也做出过同样的规定。

  今年,武汉大学校门口立着蓝底白字大幅标志牌“樱花节期间校外车辆一律不得入内”,这是首次对校外车辆进行限制,以舒缓学校的交通压力。

  钱建国表示,近日校方在跟武汉市旅游局沟通,希望旅游局帮学校增设预警系统,当人流量达到一定的程度,及时采用向各旅游团发出预警,疏散客流到东湖磨山赏樱等方式来缓解压力。

  据新华社电